<var id="tvlby"><source id="tvlby"></source></var>
    <em id="tvlby"><strike id="tvlby"></strike></em>
    1. <button id="tvlby"><tr id="tvlby"><kbd id="tvlby"></kbd></tr></button>

          <em id="tvlby"><object id="tvlby"><u id="tvlby"></u></object></em>

          藍色長島旅游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德潤舍漁家
          漁聲漁家
          海畔佳園
          俊華漁家樂
          景彤漁家
          垂釣田園漁家樂
          成琦漁家
          宏遠漁家樂
          查看: 5554|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一座海島的回憶——長島

          [復制鏈接]

          1

          主題

          1

          帖子

          1

          精華

          注冊會員

          Rank: 2

          積分
          50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7-18 20:05:36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1、心愿
          轉眼到了八月。夏天過去大半,卻還沒有出門旅行,這感覺就像口袋里米其林餐廳的餐券要過期了一樣讓人坐立不安。
          于是想去海邊成為你的心愿。
          “不用去馬代塞班,不如我們借著周末請兩天假,去一個熟悉的海島”,仿佛是似乎看穿了我,“就當作是我的生日禮物”。
          這讓我無法拒絕。




          熟悉的海島,是 長島 了。

          2、預約
          清晨五點出發,一路飛馳,將醒未醒的城市在身后與我們告別。下午兩點終于出現在 蓬萊 客運港口前。
          這是第三次 長島 行,前兩次都遠在十多年前。那些質樸美好的記憶,都躺在時光的長河里模糊遠去。此刻與你,只相隔幾千個日日夜夜,和一場跨海相見。

          還差點無法相見。

          客運港口碩大的電子屏幕寫著:今日上島車輛名額剩余0。敦實的港口保安有著 山東 人特有的濃眉大眼,他略帶夸張地揚起眉毛,用難以置信又略帶幸災樂禍的語氣問:你們難道不知道嗎?現在每天上島的車輛限量一千,今天車上不去了。
          暗自嘲笑,自己對 長島 的記憶還停留在十幾年前。
          那時只是一座默默無聞的漁村小島,想不到竟默默膨脹了人氣。感覺就像趕了遠路看望原來的窮親戚,開門的卻是穿制服的管家,問你有沒有預約,難免讓人垂頭喪氣。
          作為沒有多少攻略傍身的隨性游客,幸好我們足夠隨機應變。
          于是決定今晚留宿 煙臺 ,那里離 蓬萊 只有一小時的車程,還有抖音里美輪美奐的養馬島
          旅途的意外也不盡是壞事,也許會有意外的驚喜不是嗎?
          是的,但也許不是這次   。

          礁石公園的棧道上擠滿了游客。情侶們舉著自拍桿,在為了一個沒有第三者的自拍角度而努力,小小面積的灘涂上礁石鋒利到無法下腳,還零星散落著垃圾。
          從棧道邊的小路走下去,游客們的高聲呼喊,孩子們的尖聲嬉鬧,海浪聲口哨聲,以及各色舞動的絲巾頓時將你層層包圍,看場地的老大爺吹著哨子驅趕游人,他高聲喊著漲潮了漲潮了。感覺就像被人一把擲到了 北京 西站的站前廣場。

          差一點就想立時走掉,如果不是一場日落來救場。

          人群紛紛涌向高處,想要占領一個看日落的好位置。落日余暉給空曠的石灘鍍上暖色調,宛若一座海濱劇場。你輕盈地向我走來,礁石上投射出長長的身影。

          你看,養馬島終究是美的。海那邊的 長島 ,是否仍是原來的模樣?


          3、渡海
          第二天上午, 蓬萊 港早早就已經一片繁忙景象。
          長島 來往的輪渡進港出港,密集而井然。車輛在工人的指揮下魚貫開入滾裝船的貨倉,一輛輛緊緊相依直到再無一絲空隙。

          客艙此刻正在上演小小套路:二層艙室僅僅開放了一半,刻意營造悶熱擁擠的假象。有限的座位都已被搶占,不知所措游客在船艙四下張望。工作人員籍此賣力推銷“寬敞有空調而且可以喂海鷗”的三層VIP艙室。

          當輪渡終于駛離港口,假象頃刻間不攻自破。
          海風卷著大海的咸濕味道撲面而來。蔚藍的海面反射著爍爍的寶石光,潔白的尾跡之上,海鷗在上下翻飛地追逐著浪花。海平線上五彩的帆,在你的凝視的目光中緩緩駛來。
          快到船舷去看風景啊,有誰會愿意待在沉悶的船艙里呢?


          船員在頂層的露臺吹響了哨子,貪吃的海鷗和貪玩的游客便聚集起來。將零食拋到半空,看似閑庭信步的海鷗突然一個俯沖叼走,引起人群的陣陣歡呼。
          登上頂層當然是拍海鷗的更佳位置,我卻沉溺于取景器里天空、白云、海鳥和船舷的若即若離,所有夢想的海島元素都在此刻聚齊,仿佛一場海島之戀的續集。
          所有的艙室早已打開,原本搶手的座位變得空空蕩蕩。朋友,如果你在夏天登 上海 島的船卻找不到一個座位,就去船舷吹吹風吧,也許曾經渴望的會變得不再需要。




          4、球石
          跨過長長的南北島大橋,順著快要被太陽曬化的柏油路面一路來到北島的最北端。
          神奇之處在于,一個面積不大的海島,在路上卻看不到多少海,濃密的植被仿佛刻意遮擋著視線,努力保留初次見到海灘的驚喜。

          我還記得初次見到月牙灣的驚喜。
          十幾年前,一個大陰天,兩個人拿著一本《在山路上—— 山東 版》,從 青島 坐大巴一路來到這里。
          還是這條柏油路,跨過一個小坡,俯沖下去仿佛就能直接進到海里。海浪溫柔地沖刷著卵石灘,霎時就將我倆從暈船的胸悶眩暈中拉回浪漫的海邊。

          如今月牙灣修起了大大的停車場,出入口的小攤販一眼都望不到邊。大片的水泥地反射著明晃晃的光,海灘五顏六色的遮陽棚和噪雜人群讓人心緒不寧。
          如果你和我們一樣不喜歡人聲鼎沸的熱鬧場面,那么可以沿著暗紅色的步道向西前行。

          海灘上布滿了晶瑩剔透的球形石,簡直就像鋪滿一地的寶藏,忍不住就要撿幾顆悄悄帶走。離開了海水的滋潤,他們很快失去了 光澤 ,很委屈的在手心里擁擠在一起。不忍心再看它們不知所措的樣子,默默又放回 水里 。


          月牙灣西邊突出的崖壁就像一面屏風,完美的隔絕了海灘上的擁擠和喧鬧。愿意頂著太陽走到這里的游客寥寥無幾,于是清涼的海風和開闊的風景構成了月牙灣的貴賓廳。




          獨愛崖壁上的觀景亭,它傲嬌地霸占了整座崖頂,遠可觀海平面上的煙波飄渺,近可賞腳下海浪與礁石悱惻纏綿,風水簡直不要太好。在這里時而登崖遠望,時而俯身戲水,玩耍了整個下午。




          這是第三天的凌晨,無人的月牙灣。
          地處膠東半島的最東端,看一場海上日出自然要比別人付出更多,即便是凌晨四點半出門,天色也已然亮了大半。
          沒有朝霞,云彩也說不上炫目,無浪無風的海面籠罩在一層淡淡的,橘色和粉色參半的薄霧當中。
          四下無人,佇立的礁石與沉默的大海無言相對,差點兒就要自作多情的以為,此刻的平靜是專門等待你的出現。


          太陽就像個頑皮的孩子,躲在海平面下,等待和你玩一場關于耐心的游戲。頭一刻還猜不透它要從那個角度出現,一眨眼的功夫,它已經帶著耀眼的紅光在奮力升起。


          蠢蠢欲動的海浪,聲調漸高起來。它卷起潔白的浪花,奮力越過層層的礁石,發出轟的聲響撲過來,卻溫柔地環繞在你的腳踝旁,然后破碎,退下,再一次悸動…

          越來越熱烈的陽光終于迫使我們離開。一只海鷗從夢中醒來,它從蜷縮的翅膀下探出頭,低低地飛去,海面上留下長長的痕跡。


          5、老歌
          九丈崖北長山島的頭牌景點
          當地人篤定的認為,在這里欣賞太陽從懸崖邊緩緩落下的美景能帶來好運,簡直不容錯過。

          我們幾乎錯過。

          匆匆趕到的時候暮色已經厚重,沿著陌生的木質棧道穿過石灘,眼看著夕陽躲進厚厚的云層,涌動的潮水透出陣陣心急的悸動,深邃的海面閃爍著微弱的光。
          落日大概是看不到了吧,索性就在棧道邊上坐下來。
          突然天空又變得通透,夕陽在海平面上慢慢浮現,云彩被晚霞照亮,淡淡的如同暈染開的水墨。
          人群激動起來,崖頂棧道上的小伙子放肆的向著遠方大喊,礁石上的人群回過身來揮舞著雙臂作為回應。
          你看落日就像電影配樂,總在劇情的尾聲恰到好處地出現。


          這是第三天上午,陽光強烈到要把我們融化掉。
          九丈崖的得名源于其崖壁的高且險峻,山與海的落差在這里被無限放大。
          這些突兀的礁石其實很有來頭,獨特的海蝕,海積地貌使這座島成為唯一的海島國家地質公園。

          沿著熱氣騰騰的木制棧道走下去,游客們簇擁著你緩緩向前。
          人多到幾乎無法移動。
          穿著牛仔褲的男生半跪在 水里 給女友拍照,一位父親將孩子抱上礁石,鼓勵著他勇敢張開雙臂。
          一個分神就踏進礁石灘上的淺水洼里,瞬間鞋襪就被海水浸透,穿著涼鞋的姑娘從容地趟水而過,邊走還要邊幸災樂禍的回頭看著你。


          尷尬地就想找個陰涼地方坐下來。腳下的礁石似乎是玄武巖質地,它們無比堅定,多少年都沒有絲毫改變,刀刻般的線條伸展延伸入海。
          第一次來是個大霧天吧?天空飄灑著零星的雨滴,懷著怎樣的心情我已經忘了,也可能在為風浪太大離不了島而暗自發愁。
          我們并肩走過濕滑的礁石,走上道路盡頭那座搖晃的鐵索橋,陰沉的天空和彌散的霧氣之間,你沉默不語。
          游人寥寥,風貼著海面而來,你裹緊了白色的針織衫,抱著胳膊默默佇立。我甚至記得,遠處有人用老式的卡帶機外放著王杰的歌:
          不要談什么分離,
          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哭泣,
          那只是昨夜的一場夢而已。

          你看,記憶多么奇妙啊,多少重要的時刻都已經模糊,這些宛如小小浪花的往事回憶起來卻清晰的仿佛一出老電影。有人剛剛到來,有人正在離去,有人唱起滄桑的歌,一切都沒有變過,除了你自己。

          告別九丈崖的人海,離開景區時瞥見山頭的 燈塔 ,桀驁獨立的姿勢透著說不出的文藝,即刻決定前去一探究竟。

          我該是多沒有方向感啊,短短的一段路竟然走偏。車盤旋而上,在山脊的起伏間若隱若現。看不到其他車,也沒有任何人,完全陌生的方向,心緒隨海拔在一路彪漲,充滿未知的旅程因為期待而讓人興奮。
          路的盡頭是北島的最高點,只需稍微費點力氣穿過一片樹林和灌木,橫跨南北島的巨幕風景就會在你眼前徐徐展開。
          海島,房屋,小小的輪渡仿佛在遠處靜止不動,嶄新的跨海大橋彎出充滿張力的曲線,大片的云在它們之上呼嘯而過,場景變得忽明忽暗起來。
          過于宏大的場景總是讓人不知身處何方。這還是十幾年前那個樸素海島嗎? 長島 啊, 長島 ,時隔多年再來看你,仍帶著當時的心情。
          “仰視來去不定的云朵 ,也許我一輩子也不會將你看清”。


          下山時經過一片狂野的石灘。
          這似乎是個還未開放的景區,奇石灘的招牌已經豎起,售票廳也已經修好,卻只在路邊停著一輛臺車,三五個游人在海灘嬉戲。
          暗紅色的步道仍在修葺,這些步道從月牙灣一直延伸到這里。也許明天整個北島的海岸都將連成一線,成為一個巨大的海濱樂園。


          海水清澈到完全不知深淺,遠處碧藍的海平面與天空交融匯于一色,近些的如果凍般閃著瑩瑩的綠色,再近些的透著水底的顏色顯得五彩斑斕,由遠到近顯得極有層次。
          四周清凈極了,耳朵里只有潮水的陣陣涌動和遠處海鷗的輕聲鳴叫。蒸騰而起的水汽讓一切籠罩進迷幻當中,碧海藍天,潮聲陣陣,眼前就要幻化出一位東邪黃藥師,衣炔飄飄立于礁石之上,吹一曲碧海潮生。


          一位父親和兒子在礁石上垂釣,眼見有魚上鉤,卻被他輕輕摘下擲回海里。臨走時回望他孤礁獨釣的背影,莫名覺得有幾分灑脫。
          是非不到釣魚處,榮辱皆隨騎馬人。



          6、棧道
          下午我們驅車來到 南島 ,橫穿 長島 縣城。
          這里如同你我久未探視過的家鄉一樣,永遠停留在九十年代。林立的小商鋪,雜亂的電線,斑駁的居民樓,人們彼此相識,每走幾步就停下來相互寒暄,再哈哈笑著道別,狗在陰涼處打著哈欠,街上到處都是漁家樂的廣告牌。
          “住在縣城里也能叫漁家樂嗎?”

          頭一天晚上入住的是北島的漁家院。完全是快捷酒店的標準化管理,條件比十多年前的漁家院已是天壤之別。但是,怎么說呢,感覺少了以前漁家的人情味。
          第一次來 長島 ,漁家院的老板開著一輛用從鄰居家借來的舊夏利,從碼頭一路拉我們到北島。我們興奮得就像兩個郊游的孩子,嘰嘰喳喳不停的問,老板操著濃厚的 山東 口音,笑著說“就到,就到”。
          院子離海邊很近,客房是從自家院子里空出的幾間房,村口成排擺放著斑駁的漁船,牡蠣殼鋪成的海灘邊曬著漁網,整天都彌漫著一股濃濃的海腥味。
          老板一家都是本地人,男主人平日里還要出海,孩子,游客還有家里的大小瑣事都是能干的老板娘在操持。我們特地找出《在路上》里關于她家的描述給她看,她只是靦腆的笑笑,事后卻又把書借去看了很久。
          老板娘每天早上都會笑瞇瞇的詢問你今天想要吃什么,然后去碼頭的魚獲市場采購。有一次她甚至 大方 邀請我們嘗嘗她曬的棗,后來才知道,在 長島 ,這可能比小魚小蝦的海鮮要精貴。
          那個記不清具體位置的磚墻小院應該翻修過了吧,老板娘的小娃兒是否考上了上大學?
          有時候在想,那些生活里看起來毫無道理的相遇相識,也許只是為了日后悄無聲息地回憶起,不然分別的時候一別兩闊那么干脆,從來都不曾回頭看過。

          午飯后,順著文苑路一路向南來到林海公園
          林海峰山,這個極為妥帖的名字完美體現了這里依山傍海的特點。如果看膩了狂野粗放的礁石灘,又或者想要體會 長春 真人松濤聽海的修真境界,那不妨沿主路往山上去,經八卦臺往北去往密林深處的拂去亭。
          但是今天,只想與海親近。

          從下午三點樹蔭斑駁的環海路上走出來,突然聽見走在前面的人“哇”的驚嘆聲,緊接著長山尾就出現在樹林身后。
          和 長島 所有的海灘一樣,長山尾也是個石灘,卻有著不輸沙灘的嫵媚氣質,白云凝固在天空里,目送比自己更白的海灘伸向更遠的遠方。
          頂著烈日迫不及待沖下石灘,海水卻出人意料的冷冽,它冷不丁握住你的腳踝,于是自己也“哇”的一聲叫出來…




          掙扎著爬 上海 天梯,只為了更好的視野,身旁的松樹和你的胸口一道激烈起伏。回首望去,長山尾和步道連成一體,蜿蜒著延伸入海,仿佛你正從沿著它從海中而來。
          黃渤海在這里相遇,浪花彼此擁抱,交融著在海面劃出一道長長的s形,它就像你我的內心,對未知的渴望和對過去的眷戀總是保持微妙的平衡。

          山的另一邊,海邊棧道如同一條穩重而熱情的黃色腰帶,它正恰到好處地穿過山海之間,收緊了海岸的曲線。


          短短的一段玻璃棧道,是意外的驚喜。
          這是很特別的體驗。海水徑直涌動過來,從你的腳底穿過,潔白的小小浪花如精靈一般在巖石間嬉戲。孩子們咯咯笑著呼嘯而過,追逐著地面的自己,幾對情侶手挽著手,低頭駐足,他們甜蜜地把自己的合影倒映在天空里。

          天上的陽光突然就躲進云彩。風從山的另一邊繞過來,掠過整個棧道,就像一個巨大的嘆息,本該溫柔卻急促起來。
          黃昏將近,游人趕在變天之前漸漸散去,斜射的陽光給周圍的一切鍍上柔和的暖光,此刻的海上棧道變成了一座孤獨而豐盈的島嶼。
          此刻,我們就是島嶼的主人。

          倚著欄桿,你長久地陶醉于云卷天舒,風云變換的流動之美。
          “你看對面的城市,若隱若現多象海市蜃樓
          海面依然平靜,那些自我克制的平靜更顯力量,讓人心生敬畏。彩旗纏繞著欄桿,在它的腳下跳著細碎而矜持的舞步,后者面對的,是一片平靜而澎湃的海,以及海的另一邊那座虛幻的城。





          7、日落
          日落前我們在 南島 的濱海路上閑逛。
          南長山島看日落有很多種選擇,畢竟西海岸線上并沒有北島九丈崖那種艷壓群芳的存在。
          我們總是被那些著名的風景吸引而來,最后卻深深沉浸于一座城的日常。就像此刻吸引我的,只是 連城 村海港靜臥的一排漁船
          道路一側是成排的磚瓦房,另一側是停滿漁船的平靜海面。漁港基調是青黃色的,掉漆的漁船是青黃相間的,磚墻是黃色的,光著膀子的本地漢子蹬著銹跡斑斑的三輪車從堤壩上慢悠悠地駛過。整個畫面透出時光悠長的味道,仿佛一張沉睡相冊多年的老照片。

          一只田園犬出現在身后的磚房巷口,懶洋洋地向海邊走來,它和漁船一起,享受著休漁季的悠長假期。 一對情侶低著頭竊竊私語,肩膀緊緊的靠在一起,突然又起身追逐著跑開。一個小女孩在聽長輩們關于修船的討論,不過這種傳承很快被不小心打斷,她向著鏡頭的方向好奇的張望過來。



          這艘漁船,它在水中躊躇著,顯出幾分孤獨。它正在等待它的主人,往常的此刻,他應該正從船艙里搬出最后一筐魚蝦,低飛的海鷗鳴叫著和它告別。

          夕陽終于收起刺眼的光線,它散發著絕對主角的氣場,向著海平面堅定地緩緩下沉,遠山的輪廓仿佛巨輪,在暮色和孤獨中滑入大海。
          你看,日出和日落的溫度果真不一樣,就如同相見和離別時的心情也不一樣。
          “旭日東升,夕 陽西 下,雖相隔只12個小時,但她們永遠不會相見”。





          如果說對一座海島的最大期許是精致和柔美,那么 長島 顯然不能承載。
          它更像是青蔥時代的摯友,率真親切,未加雕飾,陪我散心聽我傾訴。我曾和它一起月牙灣嬉水,在九丈崖看落日,在林海公園吹風,在海港等漁船晚歸。
          世界那么大,越是自由就越是貪心。當心愿目的地的list長到自己都覺得好笑,我卻一次次回到這里,探訪曾經的自己,和深藏一座海島的回憶。
          ( The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于藍色長島網|手機版|

          藍色長島旅游網 - 長島旅游 長島漁家樂 長島旅游攻略 TEL:15589607058 QQ:1290812623

          © 2019 www.jkt65.com 營業執照 魯ICP備13018536號-9

          魯公網安備 37063402000104號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找AV福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