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oyyp6"><kbd id="oyyp6"></kbd></b>

      <mark id="oyyp6"><noframes id="oyyp6"></noframes></mark>
          1. <small id="oyyp6"></small>
          2. <b id="oyyp6"></b>

            1. 藍色長島旅游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老葉漁家玉石街漁家小龐漁家曉軒漁家
              老范漁家景程漁家雪兒漁家仙山珍寶漁家樂
              查看: 7062|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砣磯島:遙遠的記憶

              [復制鏈接]

              2

              主題

              2

              帖子

              0

              精華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6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5-6 17:38:37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要說在我腦海里最遙遠的記憶,那就是隨父母駐防位于渤海海峽中部的砣磯島了。這些記憶雖大都已暗淡和模糊,但其中有些事卻較深的烙在心里,始終難以忘懷。1951年11月抗美援朝回國后,父親孟兆瑞調往26軍78師炮兵團任政委,駐防煙臺黃務。據說是在朝鮮四、五次戰役的運動防御作戰,78師仗打的較好的緣故,當中央軍委確定加強位于渤海海峽長山列島防御時,即調78師與原長山列島海軍守備部隊,組建海軍長山要塞區。
              1954年12月,78師脫離26軍編制,開赴蓬萊長島等地,與原海軍守備部隊混編成8個團,按1-8團的序列,從最北端北隍城島依次布防到蓬萊。我岳父孫念詩在北隍城1團任團長。父親先在大欽島3團、后到南長山6團任政委。1957年9月,在北京政治學院結業后,到砣磯島4團任政委。下面這張照片就是父親在北京學習結業時照的。
              父親到砣磯島任職后,當年4歲多的我才隨母親進島到砣磯。我清楚記得,那時蓬萊還沒有碼頭,我們是乘坐部隊蘇式墨綠色水陸兩用車,行駛到離岸不遠的運輸艇旁停泊后上的船。
              那天海上有輕浪,車靠泊后因搖擺與船體形成的空隙,需大人抱著我從車邊邁上船,很嚇人。我就是這樣隨母親暈暈乎乎上了砣磯島。
              后來雖建了碼頭,但經常因風浪大船靠不上岸。一要塞區子女曾聽她媽媽講,一次進砣磯島因浪大船靠不上岸,她媽媽在船上抱著襁褓里的大姐遞給岸上的爸爸,但船晃動的厲害她爸爸沒接住孩子,掉到海里了…… 還好有驚無險,孩子被救了上來。
              位于長島區域中部的砣磯島,距要塞區駐地南長山21.8公里。島上港灣很多,俗稱“口”,一些村亦以“口”為名。我記得有呂山口村、井口村、后口村、磨石嘴口村,團部駐地在井口村。
              我很喜歡父親與他的戰友在海邊礁石上拍的這張照片,他們在風浪中泰然自若,笑傲大海,顯示著扎根海島的決心和勇氣。誰能想到,老爺子在長島一干就是30年,成為地地道道的“老要塞”、“老海防”,直至離休才離開海島。當時的團部全是用島上開采的石頭蓋的房子,依山而建。我已記不清當年所住房子的布局,現在恐怕也大都不存在了。下面這張照片中的房子是當年團政治處用房,是前些年曾在該島當兵的戰友回島時拍照的,據他們發文說,當年團機關用房,只剩下這兩棟了。

              我家住的房子因位于高處,視野開闊。每天朝霞落日、云開霧散、海天一色的種種景象,開始很吸眼球,后來習以為常。那時還小,也不像現在的孩子,這大就有很多憧憬,潮起潮落的大海,伴隨著我日復一日的生活。但是臺風來了,海中掀起的巨浪高達數米,沖擊海岸、礁石的吼聲數里外都能清晰聽到。不聽話就叫海浪把你卷走,成了海島軍人嚇唬孩子的常用語言。
              入學前的幾年,基本上是天天瘋玩。我家對面需過一道溝的團機關食堂,是我們幾個兒時玩伴常去的地方。因為只要去了,食堂師傅總有好吃的等著我們,或紅燒肉,或豬骨頭、或大包子。記得有一次他們打了一只狗,紅燒狗肉的味道老遠就能聞到,師傅挺喜歡小孩,招呼我們過去吃狗肉,一絲一絲的沾著蒜泥吃,真是一個香。
              當時因運輸困難,加上經常因大風停航,部隊肉菜等副食經常斷頓。但海鮮因資源較多又外運困難卻挺豐富,各種魚類、對蝦、螃蟹等挺多,吃不了的,母親就學著當地漁家曬成干。小黃花魚等各種魚干最受歡迎,冬天圍著火爐烤魚干,那小魚干烤的焦黃酥脆噴香,就著魚干吃餅子的場景,至今想起來,都會流口水。
              有時逢潮水對路,一層層小銀魚被沖上海灘。人們這時就會相互招呼著奔向海邊,用合手的工具不一會就能撈滿一鐵桶,回來用油炸著吃,那味道相當鮮美。
              那時站在屋前向西南望,遠處延伸海中的一片陸地上,一棟棟白色建筑很是優美。天晴時,它白的亮眼,有如海市蜃樓般美麗;有霧時,它若隱若現,又猶如人間仙境般光彩。雖我說不清它是什么地方,那些建筑現在也不一定還在,但應說那是我童年時看到的最美景色了,它讓我有了很多世間唯美的遐想。
              1960年,我上小學一年級,學校就在井口村一廟宇里,黑板和桌椅十分簡陋。我背著母親縫制的書包,天天歡喜著上學。記得當時我是左手寫字,老師糾正了幾次老改不過來,當時還真不服氣,老是琢磨為什么不能用左手寫字。后來老師只要看到我用左手寫字,就用教鞭或粉筆頭敲打,終于改過來了。
              后來知道井口村有一海慧寺,是座古寺廟,可追溯到唐朝,院子里有兩株長得挺大的銀杏樹。記不得我們當時的學校是否設在這里,也不知現在該寺廟怎樣了,想必應得到修繕而繼續存在吧。
              那時的孩子,沒有現在這多課外作業和活動,特別是在海島,更是閉塞。滾鐵環、打陀螺、彈玻璃球、打元寶(用紙疊的方正分正反面,拍風掀翻為贏)。那時的書包,一半裝著書本,一半裝著這些玩具,下課玩,放學玩,經常到了“廢寢忘食"的程度。我最喜歡滾著鐵環上學和放學回家,再就是打元寶和天天趴在地上彈玻璃球,干凈的衣服穿上一天就臟兮兮的,經常挨母親訓。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們幾個要好的玩伴,潛入部隊堆放打坑道用的枕木垛旁,用一條條枕木搭建小房子,搭好后就在里面玩。傍晚要回家了,剛鉆出來小房子就塌了,差點沒把我們砸在里面。部隊干部反映到家里,挨了父親好一頓訓,現在想想也是挺能作的。
              砣磯島最高的山是雙頂山,海拔198.9米。我們幾個玩伴經常登頂玩。眼望全島滿綠,大海無垠,營區內"建設海島、保衛海島"8個大字格外醒目。當時,心中與父母一起守海防的自豪感悠然升起。
              生活在部隊大院,天天聽并熟記在心的,是那嘹亮的軍號聲。我們隨著父母,慢慢養成了聽著軍號作息的習慣。特別是放學在外玩耍,聽到開飯號就趕緊往家跑。可以說軍號聲一直伴隨著我參軍到轉業。轉業后沒有了那熟悉的軍號聲,開始還真有點不習慣。
              在軍營,每天聽著的是部隊操課時的口號聲,經常看到的是他們訓練時的摸爬滾打。那個年代放的電影,也基本上是戰爭片,如南征北戰、智取華山、渡江偵察記、董存瑞、上甘嶺、海魂、戰上海等。
              這種環境的耳濡目染,使我打小就養成了一種軍營和軍人情節。記得有一年父親從北京開會回來,給我買了一枝電動沖鋒槍,我高興壞了,愛不釋手,連睡覺時都掛在床頭,直到玩壞為止。為什么部隊子女大都喜歡當兵,其實說到底就是這種環境潛移默化的影響使然。
              長山列島作為京津門戶和渤海海峽鎖鑰,戰略位置十分重要。要塞區部隊的任務就是與島嶼共存亡,將來敵殲滅于海島灘頭。由此出發,要塞區一成立,就在確保完成訓練項目的同時,把戰備施工作為守島建島的重要任務來抓。
              聽父親說,當時每年各部隊都有半年以上的時間,修建坑道和環島戰備工事,以及駐防必須的碼頭、公路和營房建設。
              那時的部隊施工相當艱苦。因為根本就沒有現代化施工機械和設備,所有工程全憑指戰員用一把把鋼釬、一個個大錘、一張張鐵锨、一副副抬筐等,爭分奪秒的一天天、一點點挖出來。
              由于工具簡陋,施工難度大,時間要求緊,很多連隊經常是沒白沒黑的干。不少干部戰士,因常年在惡劣和多粉塵環境下施工,患上砂肺病,有的甚至終身致殘。打坑道時常發生的塌方,也經常造成人員傷亡。
              我后來當兵所在團時任宣傳股長的張廷水,最終就是因砂肺病去世。他當年的戰友張文臺,后曾任總后勤部政委,當時在一次坑道塌方中受傷,就是張廷水將他從塌方中背出來的。這種過命之交,使他們成了一生的好友。為什么我們總說戰友感情往往勝過其他各種情感,正是因為其一起扛過槍,吃過苦,受過累,甚至一起流過血、打過仗。
              經過一批批海島軍人的艱苦奮斗,整個長山列島、包括砣磯建成了相當堅固和完備的國防工事。光坑道就山山相連,如需要,人員、火炮和各種裝備等,全都能轉入坑道和地下。

              當年,在部隊中天天傳唱的是海軍軍歌。至今我還清晰的記得其原歌詞:紅旗飄舞迎朝陽,我們的歌聲多嘹亮。人民海軍向前進,保衛祖國海洋斗志昂。軍民團結,要嚴陣以待準備好,把海防筑成鐵壁銅墻... ... 每當集會和放電影前,各連隊都會拉唱這首歌,很是鼓舞人心,連我們這些孩子都受其感染。
              那時的官兵關系親如兄弟,干部都是與戰士同吃同住同勞動和訓練。我父親也曾下連當兵,這里發的照片是1959年他在某連6班當兵時的合影,就是普通一兵。
              1961年2月,父親奉調到剛轉為陸軍的內長山要塞區所屬大欽守備區任政治部主任,我即隨父母離開了生活3年多的砣磯島。
              砣磯是個風景秀麗、物產豐富的寶島。該島舊稱龜島,植被極佳,景色奇異,氣候宜人,是不可多得的旅游避暑勝地。該島海岸線長17.68公里,水際線遍布玄洞奇礁。我喜歡海釣,這里豐富的海礁,絕對是錘釣的好去處。
              由于砣磯是百漁洄游必經之地,所以盛產對蝦、鲅魚、刀魚、黃花魚等幾十種經濟魚類。砣磯遼闊肥沃無污染的海域,又自然生長貝、藻類160多種,其中扇貝、鮑魚、海參、海膽、赤貝、江瑤貝、蝦夷貝等海珍品享有盛名。
              我家在砣磯時,每逢夏季,黃花菜與山丹紅花滿山遍野,我與玩伴常結隊去采摘黃花菜,那時很快就會摘滿一籃子。
              砣礬島最有特色的是石頭,滿灘的彩石十分誘人。用當地石料加工成型的硯石和盆景石,更聞名于世。早在清代,砣磯硯就已成為貢品。
              砣磯硯石的石料,多來源于磨石嘴西山的一山洞,石頭青黑,質地堅硬,含有金星,紋如雪浪,稱之為“金星雪浪石”。
              改革開放以來,砣磯島加快經濟和旅游興島步伐,這多年來肯定會變化極大。但無論怎樣變化,兒時砣磯的一切,會在我心中永駐。
              一年一度清明將至。想想2017年11月16日去世的父親,他們這一代"老要塞、老海島",從戰火中走來,之后的軍旅生涯,又全部獻給了祖國的海防事業。在這清明之際,深切悼念父親和已逝去的老前輩,愿他們在天堂一切安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于藍色長島網|手機版|

              藍色長島旅游網 - 長島旅游 長島漁家樂 長島旅游攻略 TEL:15589607058 QQ:1290812623

              © 2019 www.jkt65.com 營業執照 魯ICP備13018536號-9

              魯公網安備 37063402000104號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找AV福利导航